吴建连:种植菠萝赚大钱,年销售6千万

时间:2019-10-29 10:00:27 作者:葡萄知识网
吴建连的创业故事:创业种植菠萝年销售6千万,看广东徐闻的吴建连,是如何被逼创业,一步步蜕变成菠萝姐的,女性创业成功的典型案例。吴建连:种植菠萝,年销售6千万她曾是一个卖小杂鱼的小贩,听说摘菠萝能挣钱,一下扎进菠萝地,弄得伤痕累累。她没什么本钱,却总敢第一个去尝试。几番商海冲杀,在这个曾是男人占据的行业里,她闯出来一个响当当的外号。看广东徐闻的吴建连,是如何被逼创业,一步步蜕变成菠萝姐的。这里是菠萝的海,这里危机四伏。每一片菠萝的叶子的两侧都是密密麻麻的尖刺。现在正值菠萝成熟的季节,这个时候的菠萝刺是最坚韧的。人在菠萝地里走几趟,后果惨不忍睹。被菠萝刺刺伤的皮肤,还会有过敏反应,奇痒难耐。可是今天的主人公吴建连,却偏要在菠萝地里举办一场摘菠萝的比赛。吴建连:谁摘得快,又挑得多,就能拿到奖。我说一二三开始,就开始摘。准备,一二三,开始。看谁快。吴建连一声令下,大家伙牟足了劲摘菠萝。一趟,一个人就摘下了一百多斤。两个回合下来,有两位师傅拿到了奖金。吴建连:他们两个,挑得又多,挑得又快。所以能拿到奖金。菠萝地里都是刺,吴建连为什么还要举办摘菠萝比赛,让采摘工人们快起来呢?原来,每年的3、4、5月都是菠萝大批量上市的季节,也是吴建连赚钱的黄金时机。吴建连:大家都要速度快一点。做工比平时都要快一点。关键都时候,三四月就要猛着干。拿钱你都要那么慢?肯定要快一点去拿钱嘛。那么,菠萝采摘工人们,是怎么敢在满是尖刺的菠萝地里穿行自如的呢?记者:那个菠萝那么刺,你不怕吗?采摘工人:不怕。记者:为什么?采摘工人:怕什么。这个穿多衣服就可以。记者:穿多衣服。你穿了多少衣服?采摘工人:三条。记者:三条裤子。一条两条三条。为了不被菠萝刺扎到,采摘工人们只能在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下,穿三条裤子,穿长袖上衣,戴厚手套。从做菠萝的那一天起,吴建连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一个“快”字。她就是这样步步抢占先机,成了徐闻县菠萝行业的佼佼者,同行还送给她一个响当当的外号。赖远芳:菠萝姐。何世堂:菠萝姐是她黄永宏:我们都是叫她,叫菠萝姐。何世堂:因为整个曲界就是她一个女人搞,女人,女人搞出名堂来也是不错的。同行:她是女同志,但是她创业的那个劲头,那个精神,不亚于男同志。现在,吴建连有7000多亩菠萝基地,一个菠萝加工厂,和一个大型菠萝交易市场。像她这样有全产业链的人在当地并不多见。现在菠萝姐的名号也越叫越响,然而她却是因为吃不上饭,才进入菠萝行业的。这是一种海里的小杂鱼,现在这种小杂鱼在当地能卖到十几元钱一斤。然而在上世纪80年代,这种小杂鱼,只卖1元钱一斤。当年吴建连没有本钱,就只能卖这种最便宜的小杂鱼维持生计。就算每天起早贪黑,也就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。吴建连:哪里有钱存,是吧。连银行都不知道在哪里,连一百块钱都没见过,想吃一餐猪肉那很难很难的。她听说给人家摘菠萝能赚钱,一到现场,冲到地里就摘。菠萝树浑身都是尖刺。一开始吴建连没有经验,不懂得做防护措施,下地就摘,胳膊腿都被菠萝刺给刮花了。吴建连:你看,那个菠萝刺有多厉害。但是也没有办法。是吧。为了生活,扎就扎,擦就擦。后来,吴建连想了个办法,特制了一对裤腿,预防被菠萝刺扎。吴建连:我们特制的。记者:这个用什么做的?吴建连:就用那个肥料袋制的。记者:化肥袋子是嘛。吴建连:嗯,化肥袋。记者:这个好用吗,下去。吴建连:很好用。记者:好用,连鞋子都不用穿了。吴建连:鞋都不用穿了。就是这个为生计奔波的吴建连,一年时间,就成了菠萝行业里的女豪杰。何世堂:没有其他女人做菠萝的。我们这里的女人没有她的胆量那么大。黄永宏:她比我们男人还强。发菠萝的人,基本上都没有女的发,就是她一个人,我们都在同一行都,谁发菠萝,大户我们都知道。2000年,徐闻县的菠萝种植面积有十几万亩,菠萝已经成了当地的一个主打产业。很多人都靠着菠萝发了财,当时最赚钱的就数发货的人。吴建连也发现了发菠萝的商机。可是当时徐闻县根本就没有女的发菠萝。发菠萝风险大。菠萝采摘下来后,保质期只有5天。必须要在5天之内送到买家手里,不然菠萝就会烂掉,全赔在手里。摘菠萝是靠力气吃饭,当中间商,却要靠脑子和胆识。吴建连:人家能做,怎么我不去做呢,肯定是别人能做,我也能做。别人能干,我们也要去试一下看怎么样。干不了了再说。可是,在当地发菠萝的都是男的,女的发菠萝有各种不便。发货就得押车,一般一个车上,除了发货的老板外,会有两个货车司机轮流开车。如果吴建连去发货,她就要和两个男司机挤在狭小的驾驶室里,一挤就得挤几十个小时。风险大,条件苦,吴建连还是决定要试一试。于是她在菠萝市场上联系到了一个湖南的买家,要发20吨的货。这里是徐闻县的菠萝交易市场。农户拉着最新鲜的菠萝,来这里交易。很多中间商,站在菠萝市场门口抢货。他们手里拿着一把百元大钞和一支粉笔。看见合心意的菠萝就走上去,和农户谈价钱。轰隆隆的马达声也阻挡不了他们的热情。中间商:拿这钱在这里抢菠萝,买菠萝。看哪一车好就买哪一车。这个是一车的定金,100块就可以了。记者:陈三,8两是什么意思?中间商:陈就是姓陈的买的,买到第三车了,是8两起步的。当年,吴建连也要和男的一起抢货。同行谁也没有因为她是个女的,让过她一步。当时吴建连手上只有5万元钱,运20吨菠萝就要3、4万,刚刚够拉一车的。看好菠萝后,她和农户提出,先付定金。等到菠萝销售出去后,再把尾款补齐,保证一分不少。吴建连:做人要讲诚信,亏本也要想办法,也要给农民结帐。这一车一定要完好无损地运到客户手里,不然不但赚不到运费,还要自己承担这一车菠萝的损失。后面也就没有资金继续做下去了。品质是吴建连最关心的事情,她挑选菠萝的时候挨个把关,专门挑菠萝的眼睛。菠萝还能长眼睛?菠萝眼到底长什么样呢?吴建连:这就是菠萝眼。记者:菠萝眼。吴建连:是。记者:为什么这么叫它。吴建连:它一个一个一个的眼。就像眼睛一样。记者:是啊。看起来像眼睛那样。吴建连:这个眼睛大一点,这个眼睛小一点。这个肯定味道比这个甜一点。因为这个季节,菠萝就不要太黄了。天气热了,黄了拉上市场的话,会容易碰伤。记者:这个绿皮的菠萝它也是甜的吗?吴建连:也是甜的,它这个还好吃。这个是自然熟的,在地里面那个成熟度已经够了。装好车,吴建连第一时间赶往湖南。这一车菠萝在吴建连的呵护下,完好地送到了客户的手上。农户的菠萝钱,她也还如数还上了。这一车开启了吴建连在菠萝行业里淘金的大门,她也成了徐闻县第一个做菠萝中间商的女同志。菠萝姐的名声也渐渐地被同行们叫响了。靠着诚信和质量,吴建连2000年的销售额,就达到了100多万元。做了8年中间商,她有了三四百万的积蓄。吴建连的心越来越野了。她发现,自己把菠萝运到外省的菠萝加工厂,人家加工完了之后不但能赚到钱,而且利润比自己做运输赚得还多。吴建连:你发给人家,赚一点手续费。我们自己家门口都是菠萝,是吧,我们不如自己开一个加工厂,自己加工,还要方便自己,还要赚多一点钱。吴建连做了个预算,建一个菠萝加工厂,最起码要投资700多万。投资这么大,很多菠萝行业的人都为她捏了一把汗。因为当时的徐闻,根本就没有人敢做菠萝加工。黄永宏:加工厂主要是销路各方面,你做的出来能销的出去也行。有能力办的起加工厂,也搞不出销路。找不出。吴建连一下子也拿不出700多万,但她知道菠萝加工能够带来丰厚的利润。只要一有钱,她就往加工厂投。吴建连:有一千元钱就敢去做一万块钱的事情,有一万块钱就敢去做十万块钱的事情。就大胆去干,大胆去做。要发展,我们要做大,要做强做大,就是用小钱要去做大事。到2008年,吴建连的菠萝罐头加工厂建成了。这也是徐闻县第一个菠萝罐头企业。吴建连相信只要品质好,就不怕菠萝罐头销售不出去。每年的3、4、5月份,是吴建连大批量收购菠萝的时候,因为只有这个时间段上市的菠萝最好吃。吴建连:嗯,太甜了。又香又甜。四五月份的菠萝,口感好,糖度高。做出来的罐头味道比较好。吴建连在最好的季节收购菠萝,她还要在这一批菠萝里优中选优。做罐头的菠萝一定要足够熟。辨别菠萝的成熟度,吴建连有一个特别的办法:像敲西瓜一样敲菠萝。吴建连:一点点的声音,你看,有一点点的声音,它是很甜的,这个声音,你看,太大了,它就没有这个甜。记者:还要通过声音来判断。吴建连:是啊。记者:声音越大的,就不甜。吴建连:它就没有这个甜。但是没有声音就不好吃了。熟太过头了。吴建连通过敲菠萝来辨别菠萝的成熟度。不要小看她的这个动作。就是这个动作能给她节省下不少的成本。菠萝去皮、切片后,还有一道工序就是要下水煮。在这个环节,成熟度高的菠萝,只需要添加少量的白糖就能达到标准的甜度。就在菠萝罐头要打市场的节骨眼上。吴建连的做法让很多人都看不懂了。她偏偏选在新鲜菠萝上市的时候,推销菠萝罐头。吴建连:过来过来,大家想吃过来吃。尝一下。消费者:好吃。通过试吃,很多消费者慢慢地开始接受菠萝罐头。消费者:感觉很清爽,很好吃。很清甜。鲜菠萝有点辣口,就会割舌头,这种就不会,然后它的口感就比较好。消费者:我们回去的时候,我们都会带几箱回家的,因为这罐头是这里的特产,我们在这里工作,回去的时候就捎点特产回去,这是很理所当然的。记者:你老家哪里的?消费者:我老家就是广西陆川的。其实这种做法,当初吴建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。但是市场的反应让很多替她担心的人出乎意料,也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她的预期。吴建连:菠萝季节的时候,也让他们吃一下,跟鲜菠萝对比一下,那个口感是什么样。要慢慢培养,他们都要吃完菠萝就要吃罐头,鲜菠萝季节过了就要吃罐头。现在吴建连的菠萝罐头不但卖到了徐闻县城,还走出了广东,卖到了江西、湖南等地。吴建连有胆识,有魄力,菠萝姐的名号也传到了省外。她把每年的3、4、5月份,打造成了自己赚钱的黄金季节。2008年,光这三个月的销售额就能有两千多万元。然而就在2009年的时候,菠萝姐做出了一件事情,让大家都震惊了。有段时间,吴建连家的门槛快被踏烂了。大家都跑来跟她倒苦水,想让她给大伙找出路。黄永宏:我们在这里发菠萝的事,有什么大小的事,都是她出面来解决。原来,在2009年菠萝上市的时候,徐闻县的菠萝行业,正面临着一个严峻的危机。菠萝滞销,一斤菠萝只能卖到两三毛钱。提起当年的事情,果农们还历历在目。农户:亏本了,全部亏本。记者:能挣出化肥钱来吗?农户:没有。记者:挣不出来。农户:挣不出来。差不多两年三年左右,能挣得出来。吴建连是种植大户,流通大户,这次滞销,她首当其冲。别人找她诉苦,她却没地方倾诉。她就一个人去了趟海边,想琢磨琢磨看看有什么办法,可以缓解当前的困境。吴建连:以前那个市场,才有30亩,太窄了,满足不了那个果农。拉来的菠萝又进不了市场,又卖不了。外地的老板来到这里,看到那个,在公路上装果吗?他不敢来了。从海边回来后,她看中了一片150亩的荒地,投了600多万建了这个菠萝交易市场,当时也没有给她带来多少实质性的收入。吴建连:我们收菠萝要挑,我们卖菠萝人家要削,那个工厂要削菠萝。我们夹菠萝,就是表示我们那个,老百姓对那个菠萝的兴趣。吴建连却正在菠萝交易市场举办起了运动会,一场以菠萝为主题的趣味运动会。第一项就是用扁担挑菠萝。吴建连:准备,一二三开始。吴建连:这个是第一,大家看到。第一。这个是第二,这个第二。这个是第三,大家看好这个是第三。下一个环节,是夹菠萝。不但要夹得住,还要跑得快。吴建连:一二三,开始。挑菠萝、夹菠萝、削菠萝。虽然比赛有输有赢,但大家都不在乎,在乎的就是个气氛。记者:你觉得哪个比赛最有意思。果农:哪个都有意思。各个都有意思。记者:你觉得最有意思都是哪个?果农:觉得挑菠萝那个。记者:为什么?果农:就是感觉那个挺搞笑的,在那摆来摆去的,挺好玩的。游客:搞活动。重在参与,一起玩开心一点。当地这个菠萝就是特产。大家搞一个活动,让周围的省份,或者是世界的人都知道,让大家一起来这里参加这个活动,一起来这里玩。吴建连在市场举办运动会是在聚人气。她想建一个大型的菠萝市场当突破口,给买卖双方建立一个交易平台。用菠萝交易市场当做一张名片,把名气打出去。她不仅要吸引农户来交易市场卖货,更希望的是,有更多收购菠萝的客商来收货。为此,她到处做宣传。吴建连:浙江、湖南、湖北、沈阳、北京,那些地方我都去。哪里有市场我也去发名片,我也去跑,让他们都要知道我们有个菠萝市场在曲界。一传十,十传百,经过吴建连三年时间的宣传,农户和客商都知道了这个菠萝交易市场。记者:从大庆,从那么远跑到这来买菠萝。于亚爱:对,这边菠萝的海,出菠萝的地方。你必须得到这个当地,来装货才能便宜,农户:这里大,这人多,这销量大一点。别的地方没有卖。哪里有卖。就在这里。这个交易市场不仅为买卖双方提供了一个交易平台,还在市场公开菠萝的交易信息和价格。有农户要进场交易,就收取25元钱的费用。在菠萝上市的时候,一天最多的成交量能达到3500吨。现在吴建连的基地面积达到7000多亩。销售菠萝、罐头加工、菠萝市场,吴建连2015年的销售额就达到了6000多万元。她还决定带头引进更多的菠萝深加工项目,她的格局已经从自己获利带领农户获利,到放眼整个菠萝行业的发展。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